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周先生在养玫瑰 第55章 猜猜我是谁,花喜欢吗?

作者:维他蜜字数:更新时间:

    最近真的很累,是那种看不见的,精神上的疲惫,是活在对过去的恐惧和未来的担忧中,毫无自我拯救的办法。

    静下心来回想过往的十年,我真的遇见过好多荒诞的事情,写作仿佛一部残酷的纪录片,我深知里面的故事都不是编的,已经没有办法改变,只能从中吸取教训,经一事长一智。

    那天的红玫瑰不是周砚疏送的,我应该第一时间就有所警觉才对,他送玫瑰一般只送粉红玫瑰。

    那束红玫瑰是我发小的男朋友送的。

    这个故事的走向是不是特别狗血!

    讲真,我也觉得狗血,生活处处比小说还狗血。

    那一天里,我对周砚疏撒了好几个谎,我和他解释说红玫瑰是店家送错的,已经打电话确认了。

    谎话一旦说出口,就要用无数个谎言去掩盖第一个谎言,就会越说越信手拈来,哪怕唯有谎言才会不掀起惊涛骇浪。

    当时的我不想解释什么,迫切想要知道究竟是谁给我送的红玫瑰花束,心里祈求千万不能是那个恶心的男人知道了我的住址。

    我打开微信去查聊天记录和朋友圈内容,又查QQ和空间,最后连短信都查了,没有线索,毫无头绪。

    所以到底是谁,一点表明身份的象征都没有,我简直快要被逼得崩溃了。

    林楚妍点了外卖,门铃响起,外卖小哥捧着一束粉红玫瑰按门铃。

    她一打开门,惊讶地站在门口叫我,仿佛看到谜题的突破口。

    我飞奔到门口,看见是粉红玫瑰,和外卖员再三确认没有送错,又看了卡片上的文字,嘴角忍不住上扬,眼泪也跟着委委屈屈地出来,欣慰地把花收了。

    我捧着粉红玫瑰花束回到客厅,在林楚妍羡慕的注视下,给周砚疏发语音消息,问他怎么突然给我送花了?

    周砚疏认领了这束粉红玫瑰,一本正经地吃醋:“你是一个优秀的人,能吸引我,自然就会吸引很多追求者,所以我更要好好表现,不然哪天被比下去了,怎么办呢?”

    我惊讶于周砚疏的理智言论和爱情逻辑,我心中暗喜,喜他没有因为那束红玫瑰而生我的气,喜他没有因为我最近的冷落而故意冷落我,喜他喜欢我就牢牢抓在手里,喜他总有办法哄我开心。

    后来,每个星期都会有一束鲜花送到小窝,但不是粉红玫瑰,是许多其他的鲜花。

    周砚疏说,他会亲自捧着粉红玫瑰去见心上人。

    我突然后悔对他撒了谎,忽略了他是我可以信任的人,错过了让他了解我的机会。

    喜欢一个人,不止会喜欢上对方的优点,也同时得接受对方的缺点,我不应该害怕被他发现我的缺点。

    我逗周砚疏,明知故问:“我可以理解为你因为一束送错了的花,而产生危机感,在吃醋,在争宠吗?”

    周砚疏倒是不否认,孩子气地继续争宠道:“随你怎么理解,方向大概正确。”

    我看了一眼坐在我身旁吃瓜的林楚妍,耳朵好热,依然故作戏谑地说:“哦豁,你可是被校花请喝奶茶都无动于衷的男人,人设不要崩,不能摆出这副不值钱的样子。”

    周砚疏借势可怜巴巴地说:“崩了一地,立都立不起来,现在是想你的哈巴狗。”

    “我也好想你,想要小狗亲亲。”我一听见他可怜巴巴的撒娇,心都软了。

    我真的好想他,如果他在身边,就不会有人敢把花送上门来恐吓我,如果在我有男朋友接送的情况下,那群旧同事就不敢这么猖狂。

    林楚妍坐在我身旁,听着我和周砚疏的打情骂俏,皱着眉头一副吃瓜模样,好像非要从我身上学习到一些管教她男朋友的好法子来。

    挂了电话,林楚妍说很佩服我的哄男朋友方法,让我教一教她。

    但我确实没有本领,也许维持爱情最好的办法是男朋友必须恋爱脑吧,一切都是他自己领悟,如果他不喜欢我,我怎么要求他又有什么作用呢?

    大概夜里十点的时候,一个陌生的电话打来,一连几通,颇有几分非要我接听的势头。

    我要用手机码字不能关机,也想知道究竟是谁在愚弄我,既不耐烦又小心翼翼地接听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的男声,用极其暧昧的语气说:“猜猜我是谁,花喜欢吗?”

点此章节报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