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周先生在养玫瑰 第37章 谁让你一个笑,就让女人瞬间沦陷

作者:维他蜜字数:更新时间:

    在熄灯睡觉之前,周砚疏终于打来视频电话。

    他是有问题不隔夜的人,今天差一点就隔了夜。

    我为了不吵到宿友们睡觉,到阳台去接电话,把阳台的门关紧。

    周砚疏开口第一句话,是为今天对我大声说话道歉。

    他说,这几个小时里,太煎熬了。

    他说,见我没有回应,就知道我生气了,就不会说话了,怕说多错多。

    他说,他需要静一静思考对策,觉得我也同样需要安静一会儿。他不想用讲道理的方式,来解决矛盾。他并不是要我心服口服,而是希望我变得越来越好。

    他说,正是过去的自己,造就现在和未来的自己,真的希望未来的我,不会埋怨现在的我。

    他说,在他还很小的时候,他爷爷就告诉他知识改变命运。不能因为家中小康,就愚昧懒惰,知识和能力不能用钱买,但能实实在在让人变得更出类拔萃。

    他说,他愿意花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去努力学习,因为他不愿意用一辈子的碌碌无为,去追悔年少的愚昧慵懒。

    他还说了很多道理和劝诫,句句发自肺腑,让我哑口无言。

    从前并没有人和我说过“知识改变命运”,也没有人告诉我“莫在年老追悔年少的愚昧慵懒”,只有“快把书读完就赶紧去工作”。

    我想,这大概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生之成败,皆关乎朋友之贤否。

    周砚疏是真心实意希望我变得更好的人。

    我被周砚疏的理智和道理说服了,答应他一定好好学习,把证书考到手。

    我也向他道歉,这件事情错不在他,我也为那个不努力的自己,去向未来的自己道歉。

    互相道歉之后,我的心情放松下来,都快不生他的气了,猛地想起宿友赵星晚说周砚疏在和我视频通话的时候,竟然对她笑。

    这个狗男人,竟然在同我视频的时候,还看别的女人,还对别的女人笑,简直不可能原谅。

    我刚露出笑容的脸,瞬间又耷拉下来,轻声质问他:“你是不是和我视频的时候,对我宿友笑了?”

    周砚疏疑惑蹙眉,不解地问我:“你好多个宿友,具体说哪一个,我为什么要对她笑?”

    我嗤笑一声,生气地压低声音说:“还具体说哪一个,你每一个都要笑吗?就是经常站在我身后,跟你打招呼那个!”

    周砚疏陷入思考,电话那边突然传过来一阵哀嚎,他的宿友开始不停地骂游戏队友,男生宿舍是没有夜晚的吗?

    周砚疏没被宿友影响,还在认真回想,好像真的没能成功唤起记忆,问我:“你有几个宿友来着?”

    我努力收敛怒火,翻了个白眼,将信将疑地问:“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她说你看见她走到我身后,立刻抬头对着她笑,那一对酒窝让她沦陷了!”

    周砚疏发出荒唐无稽的冷笑,难以置信地反问我:“卧槽,别胡说八道,我对谁笑了?”

    我低吼道:“我宿友啊!”

    周砚疏无奈地又笑了:“你是不是傻,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吗?我要是笑,也是看着你笑,你宿友会不会太自恋了?”

    我不信地问:“看我有什么好笑的?”

    周砚疏温柔地笑着说:“我女朋友这么可爱,还总是一个简单的单词都记不住,我怎么就不能笑了。”

    “嚯,厉害了,对别人笑,还不忘说我笨。”我又翻了个白眼,觉得他说得好像有点道理。

    周砚疏有点生气地说:“我真没对别人笑,我笑他妈啊,神经病吧!”

    “真没有?”我看见他成功被我点燃怒火,知道应该不假,毕竟他真的不是这样的人,很可能就是赵星晚自作多情了。

    周砚疏委委屈屈地说:“你对我,就这点儿信任都没有吗?”

    我酸酸地回复:“谁让你一个笑,就让女人瞬间沦陷。”

点此章节报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