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周先生在养玫瑰 第29章 我驰名双标,帮周砚疏不帮理

作者:维他蜜字数:更新时间:

    有一天看书时,我发现了一个冷知识,男生腿部抽筋的时候,抓住他的睾丸就能缓解。

    我半信半疑,第一时间把这个冷知识分享给周砚疏,跟他说:“如果你踢球的时候腿抽筋,可以试一试抓住自己的睾丸,要记得跟我说有没有效果哦。”

    周砚疏很难以置信,又无奈地隔着屏幕看着我,仿佛在看傻子一样,神情严肃地说:“我踢球的时候,腿不会抽筋。”

    “怎么可能不抽筋呢?我才不信!”如果周砚疏踢球从来不会抽筋的话,那就证明他在球场上没有拼过命。

    我怎么可能相信,又不是没看过他踢球,分明就是“玉面屠夫”,只要上场,眼里只有足球,用最秀气的脸,踢最狠且最秀的球。

    他拼抢超级积极,不惜付出犯规的代价,不带假摔骗卡牌,被撞倒也立刻爬起来,继续参与拼抢,有的时候甚至会用踩单车、穿裆、挑球过人、彩虹过人等方式戏弄对手。

    为什么这么具有观赏性的踢球方式,会被我说成是戏弄对手呢?

    因为我见过他彩虹过人成功,被防守失败的对手恼怒推倒,双方立刻发生争执,扭打在一块。

    周砚疏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那又是在参与我的足球社团,以训练为由组织的友谊赛。

    对方玩得好的社员,都在为对方撑腰,一起声讨周砚疏踢球就踢球,干嘛戏耍对手,既然不是社团的人,赶紧滚到旁边,先学会把鞋带绑好,再来踢球吧。

    周砚疏确实踢球不绑鞋带,可能手的技能全给了脚,我教了他几次,都是刚绑好,一上场踢球,鞋带就散开。

    周砚疏孤立无援,四面楚歌,狂傲地说对方技不如人,就开始打人,一顿输出不让自己落了下风,东北话嘎嘎飙出来。

    我看见突然打起来,这简直就是人多欺负人少,围起来欺负我远道而来的男朋友,算怎么回事,简直不能忍。

    我第一时间跑过去,挤进打架队伍的中间,努力挡在周砚疏面前,把他推离开打架的中心,希望双方都尽快冷静下来。

    周砚疏看见我挤了进来,立刻护住我的头部,把我拉出打架队伍的中心,皱着眉头问我:“你跑进来干嘛,拳头不长眼,万一打着你了怎么办?”

    “那我就以牙还牙,记他们大过,禁他们参与社团活动一个星期。”我气鼓鼓地说着,见他蹙眉,赶紧表示自己没有被打到,不用担心的。

    社团大部分师兄弟看见我挤了进来,怕伤着我,也就不再动手,正式改成劝架,甚至意味深长地看着我俩互相关怀彼此有没有受伤。

    不过还是有三两个看我不太顺眼的师弟,不肯罢休地扯着喉咙说我夹带私货,公私不分。

    因为我在领社团球衣的时候,出于社团唯一女生的身份,社长让我先挑号码,挑走了他们喜欢的“7号”。

    我那时候才恍然发现,我其实是一个帮亲不帮理的人。

    而且周砚疏绝对占理,所以我得理不饶人,真的就在训练日记里记下打周砚疏那个社员打人闹事,然后那个社员真的就被社团老师禁止参与社团活动一周,我们算是结下了梁子。

    我反正是觉得周砚疏才十多岁的年纪,脚下技术出众,是时间和苦练的积累结果,有这样狂傲的硬性格很正常。

    反倒是技不如人的师弟脾气暴躁,不知道是来踢球,还是来打人的。

    就冲周砚疏这个踢球的态度,比摆烂的国足强上不知多少倍了。

    好吧,我承认,我驰名双标了。

点此章节报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