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情融北京 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作者:宝鸡人需字数:更新时间:

    孔玉爱回到了筒子楼下。她看看家里亮着灯,知道杨桂淑、赵玉华和白文侠在说话,在等着她。

    为了不叫家里人从她身上看出什么,孔玉爱下意识地在楼下走了几个来回,尽可能叫自己放松到平常的状态,然后甩了甩头,抹了一下脸,让自己绽放出笑容,才走进了楼门。

    杨桂淑、赵玉华他们当时说话的话题是,自从他们公司转产房地产以后,月月工资都在增加,说任俊杰真是个能干的总经理。

    白文侠敲边鼓道:“我的明明经理也很能干,我的工资也在月月增加,就是坐在这里的那个男人没出息,挣的工资还不如他老婆多。”

    王虎驯不干了。他嘟囔着说:“我加上奖金比你多。”

    “比我多?在哪里?拿来呀。”

    “我都交给你了。”

    “我可没见你的钱。你把钱交给哪个女人了?”

    杨桂淑、赵玉华她们正笑着,就看到孔玉爱进来了。

    孔玉爱见他们其乐融融,就问白文侠,是否又拿王虎驯开心呢。

    白文侠痛心疾首地说:“我不是在拿王虎驯开心,我是在促王虎驯进步。定的奋斗目标是,要他赶上并超过大哥。”

    王虎驯分辩说:“赶大哥就不容易了,还能超过大哥吗?你为什么没有定超过大哥的目标?”

    白文侠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训说:“我和你一样吗?你是男子汉,你就应当追赶超过大哥。没有超过大哥的奋斗目标,就说明你没有志气没有决心没有男子汉的气派,有了超过大哥的目标,拼力地去干,就能达到。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追赶大嫂,没有超过大嫂,因为我是女的。难道你这大男人要向女人看齐吗?”

    孔玉爱听着白文侠和王虎驯的斗嘴,看着杨桂淑和赵玉华的欢笑,自己的大事不由在心里翻腾起来。为了不让他们发现自己心里有事,她强撑着跟他们说笑了一会儿后,就说:“时候不早了,散了休息吧。”

    听了孔玉爱的话,杨桂淑、白文侠、王虎驯过那边屋里去了。赵玉华还想跟孔玉爱说话,孔玉爱就问她有什么事没有,赵玉华说没有什么事,孔玉爱便说:“那咱们也睡吧,我今天有些困了。”

    赵玉华听了,进里屋去了。

    孔玉爱在赵玉华进里屋后,关了灯,躺下来想自己的事。她先是伤心,后来就想伤心没有用,她必须快想出恰当的办法,既能快点顺利地离开老师家,又不给老师家里留下后遗症。

    成跃山和柴永回来了。孔玉爱装作睡着了。在成跃山入睡后,她继续想自己的办法。

    漫漫长夜,似乎又很短,眨眼便到了该去上班的时间。成跃山和柴永还是第一拨悄无声息地走了。

    孔玉爱接着起来,轻手轻脚到楼道的公共卫生间里洗漱。和往天一样,她离开时回头看了看父母的画像。可今天,在她回头看父母画像的时候,只觉得一瞬间心里的酸楚像潮水般猛然涌上心来,几乎要让她大哭出声。她赶紧捂住嘴,憋住气,快步出门,下了楼。

    她已经把给老师怎么说想好了。她决定明天离开老师的家,今天要好好再在老师家里干一天活。

    到老师家楼下的时候,她看了看手表,比往常早了半个小时。她一边等着该进门的时间,一边想着一件要干的活儿。她打算今天要把所有的活儿都干一遍。

    老师卧室里的灯亮了。孔玉爱知道老师开始起床了。她看着灯光,计算着老师走出家门的时间,及时进了楼,来到老师家门外恭候。

    老夫人和老先生开门出来了。孔玉爱及时送上问候。老夫人问她说:“你有钥匙,怎么不开门进去,在外边站着?”

    孔玉爱微笑着解释说:“我是刚到。”她说着,跑过去给老师按好了电梯,把老夫人和老先生送上了电梯。

    进到老师家里,孔玉爱先深情地看着家里的一切。不是她舍不得离开这个富丽堂皇的家,是她舍不得离开这个家里的人,她的最可敬可爱的两个老师。她想,她明天就不在这个家里了,她要好好地看看这个令她难分难舍的地方。

    有限的时间,提醒孔玉爱赶快动手干活了。她先擦拭收拾书房。按照老夫人的规定,书房今天还不该擦拭收拾,但她还是要收拾最后一次。为了不让老师们看见,她要趁他们晨练不在家时,先把书房收拾好了。

    孔玉爱今天擦拭收拾的时候,比往常更加的仔细和认真。在收拾的过程中,她把老先生让她拿到她屋里去看的几本大书拿了回来,放到原来的位置上。看着那么多大书好书,她由不得更心酸了,想她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读那么好的书了。

    收拾完书房,孔玉爱临离开时忍不住在门口处留步,深情地回望那些书,那些名人的字画,那些古董宝贝,那个好大的书案和书案上的文房四宝以及书房里那种令她陶醉的韵味。她的眼睛里涌出了抑制不住的泪水。

    还是紧迫的时间提醒孔玉爱,使她赶快关上了书房的门,接着擦拭收拾其他地方。

    老夫人和老先生晨练回来了。孔玉爱已经把早餐做好了,并及时在餐桌上布好了饭菜,迎接老师到餐厅,侍候他们用了早餐。

    在老师用完早餐的时候,孔玉爱已经给他们泡好了茶,放在客厅他们平时习惯坐的地方。请老师移坐到客厅歇息喝茶,她则抓紧时间收拾餐厅和厨房。之后,就是老先生和老夫人去书房和琴房的时间了,孔玉爱先端起老先生的茶杯,送老先生去了书房,接着端起老夫人的茶杯,送老夫人去了琴房。

    琴声响起来了。往日,孔玉爱听着琴声干活,干得特别高兴。今天她不但高兴不起来,心里一阵一阵地发酸。但她手里的活儿比哪天都干得快,干得有劲。擦拭完所有该擦拭的地方,接着给花卉施肥浇水,喂鱼缸里的鱼,等等。

    老夫人弹完了琴,叫孔玉爱说:“玉爱,到你学习的时间了。”

    孔玉爱应着,放下手里的活儿,洗干净了手,把老夫人的茶杯从琴房端到客厅,续上水。又到书房给老先生的茶杯里续上水。

    她今天没有学习。她先把她的房间收拾了一下,把刘幼诚给她找的那些书籍和资料整整齐齐地放到了一起,并写了张字条夹到最上边的一本书里。字条上写的是:都已看过了,该还给主人了。谢谢!她接着到了楼上,擦拭收拾郭晓岚他们的房间。

    就这样,孔玉爱整整地干了一天活儿,把她在这个家里干过的活儿都认真仔细地干了一遍。直到老夫人几次催促她回去休息,她才不得不停下手来,离开了两位老师。

    第二天,老夫人和老先生正要去晨练,孔玉爱突然来到他们跟前说:“老师,我姨妈的脑中风了。我姨妈是孤身一个人,没有人照顾,我得回去照看我姨妈了,不能在这里干了,感谢老师们的大恩大德,非常对不起!”

    她说着,跪下给他们磕了几个头,站起来就走,说她得快去赶火车了。

    老夫人和老先生听说,很感意外,忙劝孔玉爱不要着急。老夫人让孔玉爱等等,去屋里给她拿钱。孔玉爱赶快出门走了。

    老先生对老夫人说:“快去追她!开车送她去火车站吧。”

    可老夫人追到楼下的时候,已经看不见孔玉爱了。

    孔玉爱为了不让老夫人追上她,跑得特别快。她跑出小区,跑到了老夫人不会追到的地方,才停下脚步来,回望老师家的楼,放声哭了。

    老夫人回到家里。老先生听说没有追上孔玉爱,直抱怨老夫人。老夫人辩解说:“她知道要给她钱,她能让我追上吗?”

    老先生不高兴地说:“怎么会突然发生这样的事呢?”

    “是啊,我们还去晨练吗?”老夫人说。

    “还晨练什么呢?”老先生沮丧地说。

    孔玉爱在街上寻找着。她想还找个家政的活儿做。看到了金牌家政服务公司,但她觉得不能再从这里找活儿,还是另找一家比较好。她找到了另一家家政服务公司,便进去询问。

    这家家政服务公司说,现在没有岗位,让她登记一下,留下她的联系方式,有了岗位就通知她。她没有手机,留住处的电话又担心被家里人知道,所以她说:“我没有电话可以联系,我还是明天再来看看吧。”

    老夫人一边做早饭,一边抱怨着说:“玉爱一走,我们的生活规律也被改变了,还得我来做饭。”

    老先生也不开心,说:“你以前还说不要请保姆呢,现在又离不开保姆了……那就再请个吧。”

    老夫人有些惆怅地说:“再请,去哪里找像玉爱这样好的人呢。”

    老先生赞同地说:“是啊,玉爱实在是难得的人,我觉得玉爱已经是这个家里不可缺少的成员了,想不到她老家里会突然发生这样的事。”

    老夫人边忙活边回想,突然,她放下手里的活儿说:“对呀,她从未说过,她老家还有个孤身的姨妈的。”

    疑问一出口,老两口马上就想到了许多可疑之处。老先生说,昨天本不该收拾书房的,可他昨天晨练回来发现书房收拾了,玉爱拿到她屋里去看的几本书也放回去了。老夫人说,昨天早晨也很奇怪,她来了不进门,在门外等着他们出去,这好像是两年多前刚来时那样。

    老夫人说着,就离开厨房,到孔玉爱的房间里去查看,回来对老先生说:“她昨天就打算今天要离开了。她昨天就把她的东西拿走了,该还的书也放到了一起,还夹了个字条。她说回老家侍候中风的姨妈,肯定是假话。”

    老先生慎重地说:“这事不能光凭分析,应当打问实了。”

    老夫人自有办法,她说:“是要打问实了的。我吃了早饭就去做头发,问一下白文侠就知道了。”

    白文侠和明明见老夫人来了,殷勤接待。白文侠问老夫人说:“老师,怎么不是我大嫂送您来呢?”

    老夫人听了白文侠这话,就有点知道孔玉是不是回老家了。她笑眯眯地解释说:“你大嫂在家里有事做,所以是我一个人来的。”

    白文侠就说,老夫人很长时间没有来了,她们特别想她,希望她以后多来,多支持她们的美容美发店。老夫人答应说,她以后一定多来,问这段的经营情况怎么样,没有发现有假货混入吧。白文侠说,经营情况一直很好,假货不敢往她们店里混,因为有她这个打假的英雄。

    老夫人要她不可麻痹,一定要保住京城打假第一店的好名声。因为这里还有她的面子呢,不要叫她在这里丢了面子。

    白文侠和明明都向老夫人做了保证。

    在给老夫人做头发的过程中,老夫人通过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白文侠聊天,套问出了孔玉爱老家并无孤身的姨妈这一实际情况。

    老夫人回到家里,就给老先生说:“玉爱老家没有孤身的姨妈,她老家里没有出什么事。”

    老先生听了,疑惑地说:“那她为什么要说假话离开呢?”

    老夫人笃定地说:“没有别的可能,肯定是晓岚搞的鬼。”

    “你的意思,是晓岚撵玉爱走的?”

    “不是晓岚撵她走,就是晓岚给玉爱说了什么,玉爱不得不编个瞎话走人。”

    “不会是幼诚吧?得把幼诚那里的情况弄清了再找晓岚谈。”

    于是,老夫人先给刘幼诚打了电话。刘幼诚一听母亲问孔玉爱的事,就知道孔玉爱已经离开了,但他不能说实话,否则过不了郭晓岚的关。所以他一问三不知。

    郭晓岚接到老夫人的电话,听说要她回家里一趟,以为是刘幼诚把她告到了爸妈那里,心里气苦,但转念一想,这也是她进一步给家里亮明观点,促使家里答应她的一个机会,所以她马上赶了过去。

    老夫人见郭晓岚到了,还没等她坐下就问:“你是否给玉爱说了什么话?”

    郭晓岚心念电转,但仍面色如常地说她没有给孔玉爱说过什么话,要她妈有什么事就明说。

    老夫人叹了口气说:“孔玉爱离开这里走了。”

    郭晓岚一听,就明白了其中缘由了,心中不由无奈暗叹。她想,这一定是那扶不起的刘幼诚做下的又一件令她失望的事。她本想叫他们相好,可刘幼诚竟然把孔玉爱打发走了。郭晓岚意兴索然地说:“这不干我的事,一定是幼诚把孔玉爱打发走的。”

    老夫人却说:“我问过幼诚了,幼诚说他根本不知道此事。不是你,还能是谁呢?”

    郭晓岚想,这刘幼诚倒是学聪明了,支走了孔玉爱,还不愿担责任,看来他是下决心要把孔玉爱打发走了。这不成,她爸妈不答应,她也不能叫孔玉爱走啊,孔玉爱在这里对她来说还是有利的。所以她立刻保证说:“不管玉爱是因为什么走的,我一定把玉爱给爸妈找回来。”

    老夫人将信将疑地瞅了她一眼,还是说:“那就快去找吧。我打问过了,玉爱说老家的姨妈中风了,要回老家照顾姨妈,是假话。玉爱肯定还在北京,不要让她找上了别处的工作,我们就愿意玉爱在这家里,不愿意要别的人。”

    郭晓岚很无奈地离开爸妈的家后,真想回到公司去跟刘幼诚吵上一架。可她转念一想,还是找孔玉爱要紧,先把孔玉爱找回去再说。

    她开车上街去找,心想孔玉爱会去哪里呢?考虑到她很有可能还找家政的工作,就到几家家政服务公司打听。孔玉爱去过的那家家政服务公司她也去了。听工作人员描述,有个人很像就是孔玉爱。所以她知道孔玉爱还未找上工作,就满街找,最后终于把孔玉爱找到了。

点此章节报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