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情融北京 第31章 第三十一章

作者:宝鸡人需字数:更新时间:

    冰岩见成跃山完全放松了,接下来就问成跃山累不累,她可以驾驶一会儿。

    成跃山说他不累。他叫冰岩调整一下副驾驶座角度,斜靠着休息一会儿。

    冰岩还真就斜靠着合上了眼。

    成跃山本来想叫冰岩到后座上去,那样还可以躺着睡,但又不便叫她,只能不斜睨着她,生怕她那样睡得不舒服。

    实际冰岩一直在眯着眼观察成跃山,见成跃山不断地看她,很在乎她,心里好高兴。

    冰岩假装睡了一会儿,就坐起来了。她要自己驾车,换下成跃山休息会儿。成跃山说不用,他不累也不困,冰总经理还是继续休息。前边座位上不好躺,快去后座上躺着吧。冰岩却说她睡好了,不想睡了,还是由她开车,叫成跃山休息会儿。成跃山自然是坚持不肯。因为在他看来,开车是他的任务,怎么能叫领导开车,自己在一旁歇着呢?冰岩见成跃山坚持,便不再说。这时路标上显示前方有服务区,她就说她要去趟洗手间。

    成跃山把车开进了服务区,停到卫生间附近等着冰岩。冰岩去了卫生间后出来,就要成跃山从驾驶座上下来,她来开车。成跃山不肯。冰岩就拉住他的手,要拉他下来。成跃山见冰岩抓着他的手,要把他拉下车,他又不敢甩开冰岩的手,只好下了车。

    冰岩在成跃山下车后,笑了笑,放开了他的手。这让成跃山想起那回在冰岩办公室里喝酒,冰岩拉住他的手,不叫他走的情景。他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成跃山像是要逃开冰岩似的,迅速远离冰岩,绕到车右侧打开右后门上了车,坐到了车后座上。

    冰岩坐到驾驶座上,看看坐到后边座位上的成跃山,就要他坐到前边来。

    成跃山哀求说:“我就在后边坐着吧。”

    冰岩耐心地说:“你不是不困,不需要休息吗?那还是坐到前边来,离我近点,跟我说话,这样我就不会犯困了,否则我会犯困的。”

    成跃山听她这么说,赶紧表示:“那还是我开车吧,冰总经理就在后边睡觉就挺好。”

    冰岩坚持说:“我就要开车,如果你不见外,不生分,就听我的话。”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成跃山只好听冰岩的话,下车重新打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车开起来了。冰岩请求成跃山和她说话。成跃山比较紧张,问她说什么好。冰岩心情大好地说,说什么都可以,只要是成跃山说的话,她都爱听。可成跃山真不知该给冰岩说些什么。冰岩见成跃山总也说不出话来,就提示他,叫他从他老家说起,比方老家村里的人,有什么故事,有什么风俗习惯等,都可以说给她听。

    有了这样的提示,成跃山就有话说了。他说了村里好多的人,好多的事。越说话越多。越说越没有了拘谨。他甚至把冰岩当朋友一样地看待了,无拘无束地看她,和她一起欢笑。

    冰岩看到成跃山在不知不觉中的变化,别提有多么高兴了。就这样,他们说笑了一路。

    不知不觉间,监狱到了。这次由于有冰岩总经理来看王德和崔小蕊,王德和崔小蕊比任何一次都感动。崔小蕊见冰岩来看望她,特别向冰岩做了一番悔恨的检讨。崔小蕊告诉冰岩说,她到了监狱以后,曾经恨过冰岩。认为如果不是冰岩提拔重用成跃山,她和王德就不会犯罪。她还后悔过自己胆子小,被冰岩的一声叫就给吓得从凳子上跌下来,到了冰岩办公室就全交代了。

    崔小蕊悔过说:“今天看到冰总经理亲自来看我,我彻底地服了。我对不起冰总经理,对不起华兴,我一定要彻底地改造自己,重新做一个有益于社会的人。”

    结束了对王德和崔小蕊的看望,冰岩和成跃山开车返回市里。在返回的路上,两个人又有了不少的交流。

    冰岩感到,此次与成跃山一起去看王德和崔小蕊,收获特别大,不但扭转了成跃山怕她躲她的难堪局面,而且使成跃山变得亲近她了。这说明人心都是肉长的,她要想得到成跃山,就要让成跃山感到她是个可亲近的人,而不是害怕她。她要理解他的害怕,慢慢打消他的害怕,才能使他逐步地亲近她。另外,她这次去看王德和崔小蕊,还促进了对他俩的改造。这是她之前没有想到的。她觉得这都是成跃山所促成的。成跃山真是个值得她爱的人。

    成跃山也觉得这次与冰岩去探监收获很大,不但大大促进了对王德和崔小蕊的改造,而且也使他进一步认识了冰岩。以前他只觉得冰岩是个有能力有魄力,有正义感,能压得住阵脚的女汉子。现在他知道了,冰岩也是个活泼开朗、坦诚直率、有情有义的女人。冰岩在路上给他说的那句话,尤其让他忘不了。冰岩说,只要他承认他说的那句话,有点假,她就不会追问他。因为谁都会有不愿说出来的心里话,她也有。这让他懂得冰岩说的做的,不一定是她心里所想的。她真想的自己的重要的事,在心里,是不会轻易说出来的。过去他曾想,冰岩是否想和他怎么样,是他把冰岩看低了,而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一想到这个,他感到自己很可笑,自己不知天高地厚。冰岩是什么人,他是什么人,他一个从山沟里出来的农村汉,脑子里在想什么呢?现在他明白了,冰岩不像农村里的女人,她是在大都市里长大的,天真活泼,随心所欲,就求个日常的快乐。他不能在她跟前板着脸,低着头,一付木讷不亲近的样子,应当迎合她,亲近她,让她高兴才是对的。他只要掌握好分寸就行了。那天喝酒,她拉住他不让他走,是她喝醉了的原因。如此想下来以后,成跃山打算要改变改变自己。

    在探监回来的第二天,冰岩便去见了郭晓岚,向郭晓岚汇报。她先告诉郭晓岚,因为她的出马,大大促进了王德和崔小蕊的改造,使他们更加感激华兴的人了。接着她就说,利用这次探监的机会,她也开导开导了成跃山。在说这事的时候,她拿捏得很沉稳,既没有说她做的那些具体事,也没有表现出她内心里的兴奋,就像是作为一个下级,在向上级汇报她所做的工作。

    听完冰岩的汇报,郭晓岚建议说:“你开导他,不如亲近他的人开导他。指派的人不宜多,有一个真心爱他的人,怎么做,她自会想出办法的。”

    冰岩听出郭晓岚实际是在批评她。她在心里说,我就是真心爱他的人。正因为如此,我才想出了那样好的办法,收到了那样好的效果呢。但她在嘴上却恭敬地回复郭晓岚说:“老佛爷说得对,我以前是对指派的人缺乏具体的指导,以后一定按您的指示办,最后拿下成跃山是肯定的,您放心。”

    两个闺蜜,谁也没有向对方透露自己的秘密。不是她们不亲密,是她们都对自己的秘事能否成功没有把握,不愿把没有把握的事告诉给对方,其实她们都是很想在有把握之后再告诉给对方,真正和对方分享自己的欢乐和幸福的。

    在冰岩来郭晓岚办公室之前,郭晓岚刚刚得到了个好消息,黎百度的大事做成了,天网公司的第一个产品已经问世,成为了中国互联网领域里变革性的大事件。这个大事件对郭晓岚切身的事意味着什么,她尚且不知,所以她在面对冰岩的时候,不像冰岩装作很平静,她内心其实是平静的,她在平静地等待黎百度接下来会怎么做。

    郭晓岚送走冰岩后,刚一坐下,桌子上的电话就响了。她接起来,想不到这电话是黎百度打来的。

    黎百度用很兴奋的声音对她说:“我要请郭总经理吃大餐,您晚上有时间吗?”

    郭晓岚也兴奋地回答说:“时间我有,难道非要吃大餐不行吗?”

    黎百度努力压抑着内心的激动说:“非要吃,必须吃,一定要吃!您晚上下班不要动,就在您办公室里等我去接。”

    郭晓岚说:“不用,告诉我在哪里,我去就行了。”

    黎百度不告诉她在哪里,说他一定要去接她。郭晓岚高兴地答应了。

    放下电话,郭晓岚难以抑制心中的兴奋,在办公室里来来回回地走着。她在想,晚上的饭局会是怎样的情景呢?是黎百度一个人请她,还是有别的人参加呢?如果是黎百度一个人请她,会是一种用意。如果还有别的人参加,就是又一种用意了。她自然希望是第一种。郭晓岚想,黎百度不同的用意,她得有不同的应对方式。想到这里,她在椅子上坐下来,开始构想不同的应对方式。

    刚到下班的时间,桌子上的电话就响了。郭晓岚知道一定是黎百度打来的,赶快接起来。

    黎百度告诉她说:“刚出来就堵车了,您不要着急啊。”

    郭晓岚说:“我不着急,不就是吃饭嘛,有什么着急的。反正我晚上没有别的事。”

    黎百度开心地说:“这就好,我晚上也没有安排别的事,就要和郭总经理吃饭,我们好好地说说话。”

    郭晓岚根据黎百度的这话分析,晚上的饭局一定就是她和黎百度两个人了。那她说话的重点就该考虑这个方面了。她设想了很多内容,其中的重点,是要设法探明黎百度是否结婚,有没有女朋友。

    黎百度来了。他接上郭晓岚,边跟郭晓岚说话,边拉她到预订的酒店去。郭晓岚在和黎百度说话的过程中,不经意地看到了路边的孔玉爱。孔玉爱正在上路边停的一辆车。那车是刘幼诚的。

    这一幕,太让郭晓岚感到意外,也太高兴了。一直以来,她虽觉得孔玉爱到她爸妈家里做保姆很蹊跷,但看到孔玉爱和刘幼诚之间好像并没有什么,以为孔玉爱是老实的农村女人,刘幼诚是只会在心里想而不会付诸行动的窝囊废。今天看到的这一幕,把她原先的判断完全推翻了。他们竟然偷偷地约会!

    黎百度发现郭晓岚好像在想什么,就问她没有事吧?

    郭晓岚赶快说没有事。她意识到黎百度在关注着自己,心想她不能因孔玉爱和刘幼诚分心,他们好是好事,她可不能冷落了黎百度,黎百度才是她最该关心的人。她于是收敛心神,继续跟黎百度说话。

    黎百度把车停在了一家大酒店门前。他停好车,就下去给郭晓岚开车门,请郭晓岚下车,随之请她进入酒店。

    来到一个豪华的大包间里,黎百度请郭晓岚座到尊贵的位子上。

    郭晓岚说:“就我们两个人,为什么订这样大的包间呢?”

    黎百度诚恳地说:“必须的,今天是我第一次请我的大恩人,尊贵的天使,必须讲究讲究,才能表达我的心意。”

    郭晓岚注意到黎百度用了天使来称赞她,说明他对她达到了崇拜的境地,心里高兴,便想就此探探黎百度的心底,就说:“我可没有那样高,那样好,是你在哄我高兴吧?”

    黎百度深情款款地说:“郭总经理在我看来就是最高最好,完美无缺的,不但人长得漂亮无挑剔,办事更是漂亮得没说的。两年多时间里,我跑了很多地方,求过很多人,说过很多次我的项目,唯有郭总经理听进去了,听得很感兴趣,听完就拍板定案,给了我的钱。您要不是天使,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天使了。”

    郭晓岚也回敬道:“是你非常优秀,一看就是胸有成竹,能干成大事业的人。那天我一看到你,就有似曾相识的感觉。经听你一谈,就知道那项目是好项目,你是潜力股,我自然要抓住了马上拍板。”

    黎百度请郭晓岚点菜,要她点最想吃的好菜。

    郭晓岚微笑着说:“和你一起吃饭,什么菜都是好吃的,你随便点几个就行了。”

    黎百度见郭晓岚不肯点,就叫服务员上他们酒店最好的菜。他点了中国名酒茅台,还点了西方名酒威士忌。

    郭晓岚逗他说:“你刚挣了点钱,可不能太破费了。”

    黎百度开心地说:“我就想今天破费一次,以后就不会了。”他开始敬郭晓岚的酒,说了许多感谢和赞美的话。他请郭晓岚不要嫌他说感谢和赞美她的话多了,以后他就不会再说这些话了,以后就用行动来表现了。

    郭晓岚并没有嫌他说感谢和赞美的话多了,她想黎百度说这话一定是经过了思虑的,要说明他是个务实的人,不是个靠耍嘴皮子讨她欢喜的人。还有没有另外的意思呢?郭晓岚考虑可能是有的。莫非是说,他以后就不会像今天一样地亲近她了吗?因为特别爱黎百度,使她的心思变得很重。她于是学着黎百度,也说了些对黎百度的赞美以后,就说她以后也不会再赞美他了,她也是很注重行动的人。在她的话音里实际还有潜台词是说,她是不会求他的。

    黎百度并没有意识到郭晓岚的话里有深层的含意,他还是恭敬地敬郭晓岚的酒,并不断劝她吃菜。

    探问黎百度的个人生活,本是郭晓岚既定的重要内容,这时她却有些动摇了,不想探问了。后来是黎百度问她孩子多大了,触及了她,使她在回黎百度的问话以后,也问他年岁几何,可否有了家室。

    黎百度实话实说:“我是事业至上的人,还没有成就事业,怎么会有家室呢。”

    听了黎百度这话,郭晓岚便把他上面所说的话联系了起来,觉得黎百度是嫌弃她已经结婚,而且有了孩子。她心里有些不高兴,却又说了几句赞成黎百度观点的话。其实这个话题,要是放在适当的时间和场合说,比方他们已经很熟了,已经有了彼此爱恋的情节之下,郭晓岚会说她不幸的经历,黎百度会说他对郭晓岚的理解,他们的心会很快靠近。可这不是适当的时间和场合。

    郭晓岚称赞黎百度的话是真,但她心里很难过。

    黎百度似乎意识到了郭晓岚心中的不快,转说他事业的下步打算,并询问了华兴投资公司业务的运营情况。

    郭晓岚觉得自己是黎百度盛情请来的贵宾,不该犯小心眼。她按捺住心中的不快,嘻嘻哈哈地和黎百度交流,使他们的聚餐还算和谐喜庆。

点此章节报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